德谟克利特积木

CP杂食可拆,不要在固定文章下质疑就行
可以随便戳,真的挺闲的
除非说脏话,不然一般不送黑名单

笨蛋情侣们的捏脸
各种奇怪的情头,虽然弄的不好
要用自取

推荐一个app啦,谷歌商店上面才有
叫foxeyes,换眼睛非常方便而且好看
除了普通的虹膜直径不同的真人风之外,还有各种契约眼兽瞳魔法眼机械眼啥的,可以满足各种中二的妄想(不是x)

【BS】【HK】关于柯克的一次异界之旅

TK没有K警告,柯克抵达的这个世界没有康纳

小乔宇宙遗孤设定不变,米乔警告

日常啰嗦警告

我是不是忘了说这个世界的BS已经在一起了?


Chapter 4 每个世界都有他不一样的地方

    红罗宾回到韦恩大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尽管从那个异界来客那里离开时已经疲惫不堪,他还是坚持着走完了往常的夜巡路线再从安全屋回去。

    这个时候的韦恩大宅往往只有一两个房间亮着橘红色灯火(蝙蝠侠和罗宾的夜巡尚未结束),通常是阿福在打扫房间或者哪只小鸟不告而归。而红罗宾走到门口却惊讶的发现客厅里的大灯已经被点亮,金色的光辉铺满了整个房间,竟然使得这阴沉严肃的宅邸有了些温暖的意味。

    红罗宾犹豫了一下,确定现在并不是什么阖家团圆的节日,于是重新戴上面罩拎着长棍推开了大门。

    可能是他开门的动静有点大,或者他开门的方式不对,再或者两者皆有之。反正一进门就被正义联盟的几位巨头以及半个少年泰坦盯着的感觉可不怎么样。哦,还有两只闪电跑来跑去的给他空着的手里塞满了热牛奶和小甜饼,这个一般是阿福的工作。但是他在柯克家吃的有点饱……

    提姆沉默的收起武器,放下头罩,在大家似乎盛满了期待的目光中环视四周。

    说实话在大家都穿着这制服的时候这种行为是很要命的,在一片黄黄红红绿绿的色块中基本上找不到人。

    哦,没有那个大写的S。

    嗯……..是主席又出事了来寻求蝙蝠侠的帮助?

    提姆的目光和众人围成的圈中的男孩相遇了。黑发卷毛蓝眼经典的红蓝配色,和胸前的一个小写的S。不同的是这个男孩看起来迷茫无助,眼神空洞,阴郁悲伤的气息浓重的仿佛溢出来。

     提姆在脑中搜寻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合适的解释。

   “超人又被魔法击中了?”

     而氪星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伴随着罗宾挣扎的声音和怒吼:“提姆,我发誓这回绝对没有。”

 

    今天蝙蝠侠离开的有点早。

    柯克站在教堂顶楼,目送着红蓝色的氪星人一手蝙蝠一手罗宾的往回飞,小个子的罗宾还在空气里拳打脚踢。蝙蝠侠就冷静多了,甚至示意超人换个舒服点的姿势。

    也不是很奇怪,柯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他借用赫尔南的氪星科技折腾出翅膀前,有紧急情况也是赫尔南带着他飞去任务地点。这点两位蝙蝠侠倒是一致的。

    警局楼上的蝙蝠灯已经熄灭,蝙蝠侠任由超人把他带回大宅可能是因为今夜的哥谭相对平静。这样也不错,柯克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被挂在哥特式教堂尖顶上嘴里塞着抹布的男人,起码让我不用提心吊胆的吃饭了。

    这人柯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在他需要值夜班的时候,他经常光顾旁边那家两个漂亮女孩当收银员的24小时便利店,给自己买点三明治顺便嗅闻一下新鲜的血液的味道。虽然听起来有点变态,但是对抑制食欲还是必要的。

    第一次见到这家伙的时候,他拿枪对着柜台拒绝为他买的东西付账,还满嘴粗俗下流的喷着唾沫星子要求女孩里更高的那一个跟他出去。柯克从货架后面绕出来,一拳把他从玻璃窗那儿打了出去,并且勒令他不要再出现在这一块儿。第二天晚上柯克没有夜班,但是出于担心他还是去了便利店,并且毫不意外的又把这家伙揍了一顿。时隔三天,这家伙再一次出现在了附近的小巷子里,把女孩儿往阴影深处脱去。

    柯克觉得自己有点生气了。

    本来他打算把这种渣滓交给警察,但是,怎么说呢,他出现的时间有点巧。比如说,今天蝙蝠侠提前收工,他今天还没有吃晚饭以及库存的血液不是很多还不新鲜。

    柯克展开身后的翼膜,顺手折断了男人的脖子,再拎着衣领往教堂的墓地飞去。

    要是赫尔南在这儿,他第一次掏出枪就已经被热视线烧成灰烬了。那个高挑的女孩儿,和瓦伦蒂长得一模一样——就是她也说不定呢。不过她大概没有一个有那么点暴力倾向的弟弟来帮他解决这些问题。

 

    等问题解决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提姆目送着乔纳森赖在蝙蝠侠身上被送到达米安的房间里,因为他拒绝跟罗宾之外的人交流。正义联盟的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回去了,迪克由于阿福的邀请留在了大宅,超人则在蝙蝠侠的要求下直接去了蝙蝠洞。额,恋爱中人真可怕。现在一周七天有五天超人晚上都是待在哥谭的。

    在提姆离开前似乎听到绿灯和火星猎人在抱怨有些来路不明的数据在攻击瞭望塔,钢骨还在修复,导致目前瞭望塔无法正常运转,他们得另找去处。

    提姆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查看过去的几个小时里柯克的行动轨迹。

    在红罗宾离开后,这位生物学博士似乎又出门一趟带回了一大堆啤酒和三明治。考虑到离他最近的便利店经常在半夜拍到他光临,这可能只是他不太良好的生活习惯之一。然后他跟着一个抢劫犯(红罗宾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因为他看到过这人被柯克揍出便利店),进了一条没有监控的小巷并在两分钟后扶着一位女士出来。

    又一次行侠仗义,显而易见。

    提姆丢下电脑把自己扔进床里,陷入黑沉的睡眠。

    在梦里他又一次听到了那个自称乔纳森的孩子的问题——“康纳肯特,或者康艾尔,你知道他吗?”

    他怎么回答的来着?

    对了,是“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

    他同样不知道的是,在几个小时之后,布鲁斯会叫醒红罗宾,告诉他一个该死的坟墓窃贼在教堂后面挖出一个失去了全身血液的抢劫犯,一直秘密藏在韦恩公司名下的一家小医院里的血库在几天前被洗劫一空,他认为这两者间有些关联。

    而在又几个小时之后,又有一个人对他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柯克朗格斯特姆AKA蝙蝠侠的日记

     我感觉不太好,当我饥饿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明显。这个世界在排斥我,就像免疫系统在清理那些该死的有害物质。现在它变明显了,为什么?它判断我有害的界限是什么?红罗宾有脑子,他不会允许太多人知道我的事情,跨世界的交流是危险的,他会让尽量少的人参与到这件事里。

     我不敢想象在我虚弱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对我做什么,但是我必须……必须找到足够的食物。这个世界不允许我捕猎那些罪人,更何况这些人提供的能量我不能吸收。

    我偷的那些血液也是无用功,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消耗自己身体里原有的养分,但我丝毫没有察觉。现在我非常饿……极度的饥饿会导致我失去理智,也许我应该告诉红罗宾所有事情……至少他有个氪星人,或许能给我提供一点食物。现在我得计划着用一个被实验转变成吸血鬼的博士的身份去求助了。

     我记得那个男孩的名字,康纳肯特。

 

作者BB

红罗宾看到过柯克救人,所以他会选择暂时相信柯克

倒霉的柯克没想到自己藏好的尸体被挖出来了,更没想到洗劫的医院其实是蝙蝠家的一个秘密医院……

真惨啊(棒读)


【BS】【HK】关于柯克的一次异界之旅

警告见前篇

真的很日常而且啰嗦警告

Chapter 3 永远不要小看蝙蝠侠对哥谭的掌控能力

   第八天。

   柯克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了,就和每一个普通的哥谭市民一样,白天工作晚上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打游戏。这里是哥谭,没有人想在晚上到处游荡,碰上什么奇怪的黑帮火拼可不好玩。不过有的时候柯克也会在晚上偷偷摸摸的爬上天台,看着不远处的哥谭警局楼上亮起蝙蝠灯,随后两个身影——有时候更多——从高楼间飞跃而过。运气足够好的话还可以看到红色的披风悬停在半空中几个小时,随后一声不响的离开。

   也许我也应该弄这么个东西,柯克略微思索了一下。不过我并不是那么受欢迎,而且大多时候我不在哥谭而是在大厦里。

 

   日常的生活乏善可陈。

   他通过楼上的亚洲夫妇找了个打零工的活——在他们开的中餐厅里打工。有客人的时候出来端端盘子,没客人的时候就在厨房里围观厨师,也就是老板,绞尽脑汁的开发新菜品。

   大多数时候这种生活还是很棒的,但是当老板开始沉迷用大蒜做调味品的时候,柯克还是选择溜去隔壁的便利店待着。那里有两个漂亮的收银员,在读大学期间出来兼职,甚至有一个是学校啦啦队的队长,充满活力而清脆的嗓音像树枝上的夜莺,闻起来非常好吃。

   但是对蝙蝠侠来说,平庸的日子通常不能持续太久。

   今天晚上他从老板那糯米滋一样的小女儿那里拿到了他暴晒了一整天的被子和枕头,亚洲人有趣的习惯让他有了一床暖融融的被子。柯克把头深深的埋进枕头里用力的吸了一口,阳光和灰尘的味道,对吸血鬼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常有的体验。

   柯克从左边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了地下室的钥匙,熟门熟路的单手拧开……门是虚掩着的。

   好吧好吧,他沮丧的叹气。当他开始入侵韦恩公司的数据库是就该想到的,该来的逃不过。

 

   地下室就是这点不好,一到晚上就一点亮光都没有。但是相对的,这种安静冰冷的氛围让另一个人的存在变得极为明显(当然仅仅是一些对吸血鬼来说的特征),微不可查的呼吸带来的湿气,血液在皮下流动的香甜味道,还有冰冷的金属味夹杂着一点点硝烟的气息。

   我得假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

   等等,他好像根本没想隐藏自己的行踪。

   柯克苦恼的控制住自己受过良好训练的闪避动作,硬生生的用左侧腰部接下了力道能让普通人骨折外加飞出去的一棍,还顺手按下了手边的电灯开关。

   哦,很好,长棍,羽状披风,没有尖耳朵的面具。

   红罗宾。

   这个面具实际上比照片还糟糕,柯克谨慎的思考道,让他看起来像个秃头,他真应该加两个尖耳朵。

 

   红罗宾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三分钟以前他偷偷进了这个几乎没有任何特点的房间,打算先给这个房间的主人一闷棍然后把他绑起来问话。现在他们俩坐在一起,裹着还带有阳光味道的大被子,分享柯克带回来的一大包炒面。

 “你今天不夜巡?”柯克一边嫌弃的把蔬菜从碗里挑出来一边漫不经心的聊天。

 “不。”红罗宾面无表情的干了同样的事情“蝙蝠侠有他的小罗宾,我是出来找你的。”

 “我?”

    提姆把电脑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拿了出来,然后给柯克展示了一个追踪页面。里面是柯克使用的笔记本的地址和所有他出现过的地方的监控画面。

 “你的手脚可称不上干净,蝙蝠侠只是注意到有人打公司资金的主意,然后让我反向追踪过来。我猜你的黑客技术并不算好,研究方向一直都是生物的朗斯特姆博士?”

    柯克把筷子举起来表示投降。

 “真高兴来的是你,如果是那个带红色头罩的家伙或者带着武士刀的罗宾,我现在大概已经是一片一片的了。”

    红罗宾皱眉:“没那么夸张,罗宾们不杀人。”

 “不管怎么样”柯克说道:“你和最大的那一只比较好沟通。”

    带着面具的小红鸟点头表示赞同。

 “现在,我们来聊一下你是怎么回事。”红罗宾认真的扯了一张纸把嘴擦干净:“鉴于我认识的朗斯特姆博士现在最广为人知的称呼是人蝠,而你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异的特征。”

 

柯克朗斯特姆博士AKA蝙蝠侠的日记

第八天

我一点都不意外红罗宾会找上门来。

夜翼活跃于布鲁德海文,很久没有回哥谭。红头罩倒是一直在哥谭,但是他并不听从蝙蝠侠的调遣。罗宾或许是个威胁,但是当红罗宾在哥谭的时候他不会允许这个年轻人挑战他罗宾的位置(现任韦恩企业总裁于今日傍晚返回哥谭的剪报)。因此,我留下了线索让红罗宾来追查。包括电脑信号和监控摄像头的视频在内的资料足够让他相认为我只是一个好奇心过高而能力不足的普通的坏家伙。

额,或许不那么普通。

总而言之,红罗宾如我期望的那样到来了。

不过说起来有点尴尬,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可能还没顾得上吃饭。在第一棍落到我身上而我没能成功躲开之后他愣了一下,他可能本来期待着和人蝠一场凶恶的打斗,却没想到对手不堪一击。就在他迅速反应过来准备再来一棍的时候,他的肚子发出了不赞同的声音。而我举起手上的炒面傻兮兮的问他:“你需要吃点东西吗?”

他沉默的放下棍子并且从我的桌上拿走了我最讨厌的一个碗,感谢上帝。

一起吃完晚饭之后,我告诉他了一些关于我的消息——当然是一个谎言。

我说我本来在实验室里本分的做着实验,而我的一个年轻的冒着傻气的研究员举着一个盒子一样的东西跑进来说在超级英雄们的战区捡到了这玩意,并且对它的生物活性感到好奇,建议我稍微研究一下。

然后这个该死的盒子爆炸了。等我醒来我就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哥谭了。

红罗宾听完了之后可疑的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几乎可以说是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光明正大的在我的床和书桌底下放了几个小窃听器,并且嘱咐我不要拆下来。过几天他会把我带去正义联盟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把我送回原来的世界。

“Batman is watching you.”他走之前开玩笑般的说了一句,虽然很明显这不是。

接下来我要更加谨慎,因为我的食物库存耗尽了,而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饥饿。

在习惯了氪星人鲜活的血液之后(赫尔南警告过我控制摄入,他觉得我可能已经对他上瘾了),普通人类不新鲜的血能带给我的满足感已经不够了。

我需要捕猎。

柯克:要不我回去收几个罗宾吧......?

作者有话要bb

写的时候日记部分是柯克自己真正的心理活动,和前面的正常叙述下表现的心理状态并不一致。作者是想表达柯克的全面计划和演技操作来着,看起来没有写好啊1551

正好朋友问过我柯克对罗宾的态度,我真的很怀疑柯克会是那种老父亲的心态,因为严格来讲他的同位体应该还是按照蝙蝠侠算......

震惊的发现我的六分和四分可以共用头发共用眼珠子,只有衣服鞋子不能共用
真省钱啊………
哥哥VASSAGO,弟弟Paimon
分别是mk弗朗西斯和alm加拉哈德
冬天要到啦,干脆一起穿兄弟装呗?

三少:你们开心就好,不用管我_(:ᗤ」ㄥ)_

提姆·说好的搭档情呢·德雷克

[BS][HK]关于柯克的一次异界之旅

OOC警告

CP :神怪这边是超蝙,主世界是蝙超

私设和地球混合和个人理解有,本文大概可以定位为日常系

小乔设定的世界遗孤,本文不会提及但是有可能开同一世界观下的其他文章


Chapter 1 如果我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么一定是赫尔南的错

   “相比起来,我们的世界简直平静的要命。”合上日记本,柯克喝完了库存的最后一袋血袋,懊恼的把已经一滴不剩的空塑料袋扔进了垃圾桶里。

    今天是他抵达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第七天。

    在过去的一周的头两天,他只能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哥谭的大街小巷里游荡,蜗居在潮湿阴暗的桥洞下,偷偷摸摸的从医院里偷点血袋使自己不至于饿到失去理智而伤人。

    第三天,他发现,感谢上帝,两个世界(我终于发现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地盘了)起码在货币流通上还是没有区别的。于是他拿出身上为数不多的现金给自己按照惯例的租下了一件地下室做为临时的休息处。倒不是说吸血鬼需要睡眠之类的鬼东西,但是,额,有一个能回去的地方总是不错的。

  ‘赫尔南的好习惯,哈。’柯克用自己纤细苍白的指尖无节奏的敲着桌子,在心里大声的讽刺自己‘做为正义联盟的优渥生活大概磨灭了我风餐露宿的野兽本能,赫尔南的错,又一次。’

 ‘但这其实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我猜他只是更习惯这种生活。’柯克在下一秒立刻又垂头丧气的想到:‘超人,当然。美酒,别墅和漂亮妞,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不喜欢这些,即使是超人。’

    他明白自己不应当在此时陷入这种古怪的自怨自艾的情绪,但是,说真的,这里不是他的世界,不是他的哥谭,没有什么需要他去伸张的正义,这里的蝙蝠侠甚至不杀人!所以他当然只能闲着,甚至尽量避免出门闲逛以避免被什么义警捉住丢进实验室里。

    如果母盒在他手上他或许还能做点无关紧要的研究——有多少人记得我是生物学博士?——但是很明显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所以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来阅读,来收集资料,来思考一些……对心灵并没有什么益处的东西。

    比如写写日记什么的,不,官方说法应该是一个资料记录本——并不是,它就是一个日记本。藏着一些必要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以及一些柯克朗斯特姆博士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柯克,另一个世界的蝙蝠侠,面临着没有下一餐的窘境。

  “我开始怀念氪星人的血液了,它们真的很美味,超过任何一个我已知的地球人。”

    伟大的蝙蝠侠打开日记本,恨恨的记上今天的最后一句话。

  “都是赫尔南的错,他坚持用自己的血来喂我。”

 

Chapter 2 贝卡永远是正确的,最好不要质疑这一点

    

    柯克AKA蝙蝠侠第五天的日记

 

    贝卡曾经警告过我们,不如说是科普,关于平行世界的一些事情。母盒打开的通道理论上可以把我们传送到任何地方,无视时间与空间,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确实有可能倒霉的掉进某个不知道的什么鬼空间(显然我就是那个倒霉蛋,好运气从来不眷顾我)。

    而她在这方面肯定颇有心得,鉴于她当初确实费了一番周折才从天启星传送到地球。中途没有降落,但却得以了解到一些关于平行世界的规则。

    首先是必要的隐蔽。无法判断地球坐标的情况下,保持在暗处是最明智的选择。毕竟在犯罪辛迪加或者正义领主的地盘上大喊大叫很明显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不过鉴于我是蝙蝠侠,或许我可以在领主那里得到一点,大概更少一点的优待?

    不,最好还是不要心存侥幸。

    我在过去的五天里保持沉默,各种意义上的。必要的外出就是洗劫了几家小医院的血库保证未来充足的进食,虽然看起来也不是很够。

    其次是同位体。在隐蔽完成之后优先调查同位体的情况,以真实身份为筹码有可能在未来先跑一步。这里稍作记录。

    第一个确定身份的是整个世界的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他的秘密身份,说实话,无懈可击。如果不是我现在是一个吸血鬼,而我又恰好在韦恩公司的发布会上闻到了他们总裁身上和受伤的蝙蝠侠一样的血腥味儿,我大概得花上好几年寻找他的蛛丝马迹。氪星人或许有超级嗅觉,但是血液的味道本身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瞧,吸血鬼偶尔还是有点用的。

   那么,接下来事态就变得很明朗。

   所有关于蝙蝠侠身边的那个小助手的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并不是只有一位罗宾。

   可能是四位,当然,布鲁斯韦恩有三个养子和一个母不详的亲生儿子。现任罗宾不出意外应该是最小的那一位,要我说,他的脾气真的很糟糕。

    【下面是关于飞翔的格雷森的海报,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简报,包括夜翼的搞怪自拍(标注:有趣的年轻人,大概率是第一位罗宾,永远充满活力)。再下面画着一个简笔画的红色头罩,还有一些哥谭黑帮老大的换代新闻摘要(标注:无法判断是哪一位)。年轻的韦恩总裁的发布会上的照片(标注:有的时候我会有点怀疑到底有没有第三位罗宾),还有关于红罗宾的一些小道传言(我开始有点糊涂了,幸好他们的制服都不太一样)】

   令人难过的是,在确认蝙蝠侠的身份之后我的工作,除了调查我自己的身份之外,并没有再进一步。我拙劣的电脑技术仅仅支撑到破解韦恩公司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资金流向,不过足够了。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确认别的世界的超级英雄团体是否可信,或者仅仅的政府的附属品。

    ,这里的正义联盟看上去不错,在知道我在这里的同位体身份之前我还觉得或许能向他们寻求帮助,鉴于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我的房间里而没有出门杀人。

   柯克朗斯特姆博士,臭名昭著的人蝠。那么问题来了,我的同位体究竟应该算哪一位?蝙蝠侠?还是人蝠?我在这些人眼里是否是可信的?

   我有点不高兴了,坏运气总是不肯放过我不是吗?


姐妹们,我想……
( 。ớ ₃ờ)ھ
算了,没钱